Menu

后座两人正高谈阔论着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20/06/05 Click:163
半月之后,山西五台山……五台山位于五台县内,由东台、西台、南台、北台和中台五座山峰环抱而成。五座山峰,峰顶都象个平台,故称五台山。北台最高,主峰海拔3058米,号称“华北屋脊”山中气候特殊,每年四月解冻,九月积雪,盛夏气候凉爽,故又名“清凉山”,是避暑的好地方。五台山塔院寺内的舍利大白塔,是五台山的标志。最大的寺庙是显通寺,各种建筑400余间,寺内有铜殿3间,铸造极为精致,铜塔2座,造型秀丽;精美的建筑,玲珑的雕刻,逼真的塑像和彩画遍及各寺。扮作游客的狂儒和天域边走边聊道:“三师父,这五台山也是佛门一脉,佛教圣地,上次跟二师父来过,不过却没上这里游览,师父,再次不会又到这来切磋吧?五台山和大师父的少林是不是也相互不服?”“这个可没有,为师之所以先后带你挑战道教佛寺,就是希望你从同宗一脉之中再次提高佛道之武学,取其精髓,这就像是面镜子,没有比这还能更好地照出你的优缺点来……”“三师父,天域受教了!”“唉,可惜,你大师父出身少林,要不然我们就直接去少林了,不过这五台山可也是藏龙卧虎之地,也差不到哪去!”“不过,三师父,刚刚一路看来,那些僧侣沙弥气机浮躁,都不像是有武学修为之人啊?”“呵呵,这里当然没有,我们这不是来当鱼饵了吗?等晚上先给他弄出点动静再说,呵呵……”深夜,门前雄伟壮观的钟楼,所悬之万斤铜钟,在一指内力敲动下,轰然而响,声传数十里…………一个月后,又是一个夜晚,某高速公路之上,两辆高级敞蓬跑车风驰电掣而过。每辆车上包括驾驶共四人,车上之人一路大呼小叫,情形欢快……第一辆车上,后座两人正高谈阔论着,其中一人对着开车之人说道:“我说大哥,这点小事干吗还要寒冰组一起来呢?由我们利刃出马,还不是手到擒来?”另一人粗嗓门也随声附和道:“就是,就是,不就是抓个黑道老大吗?就算有几个持枪保镖,也不用这么小题大做啊?真不知道蒋老大是怎么想的?而且我们‘干活’的时候,也没见寒冰的人来吗?”坐在前坐的一人,闻言轻哼了一声, 安徽快3开奖网只见他二十岁上下, 安徽快3开奖网站一头银色长发随风而乱,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虽然他是坐在车里, 江西快3但毫不掩盖其健硕的身材,冷俊白皙的脸庞,修长的双手上不时有一点寒芒闪过,像是在把玩什么东西似的。听到哼声,后座最先发话的人坐不住了,立马抢道:“无痕你哼什么哼?那道我说的不对吗?”前排的无痕继续把玩着手中的那点寒芒,头也不回地轻吐出两个字:“无聊!”“无痕,你少耍酷,别以为你长的帅就号称我们利刃的二号人物?”“就是,无痕,平时你瞒着大哥作威作福也就算了,最不该的就是每每都在漂亮妹妹面前耍酷扮深沉,抢风头,置我与血刀于何地啊?”“就是,耍酷也就算了,可最最不该的就是只要跟你在一起,我俩就被那些美女称作‘喂,喂,跟班的……’,想我血刀何等的风流倜傥,竟然沦落到如此下场,是可忍,孰不可忍!”“对,对,明明故意染了一头白发,招摇撞市,还说什么练功走火入魔,新闻资讯虚伪……”后座的两人一唱一合,矛头直指那位无痕。可能早习惯了这俩活宝的挑衅,无痕根本就没多加理会,头偏向车窗外,再次轻吐出两个字:“白痴!”无痕的态度,再加上这个两个字,彻底激怒了后座两个活宝,立马就在车中站了起来,纷纷撸袖挽衣,做出干架之势……这时一阵月光划过,才看清后座两人面貌,一人身材瘦小,脸形若削,眼中寒光点点,一看就是一精干之人,另一位则正相反,魁梧高大,狮鼻海口,眉际还有一道寸长刀疤,给人以粗犷野性之感。“好了,别闹了,都坐回原位!”一直开车,却被称为大哥的人发话了。见是大哥发话,知道闹不起来,两人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了回去。“无痕说你们俩是白痴,还真不冤枉你们,你们以为我们第六处人手很富裕是不是?还是蒋老大真的是吃饱了撑的多派一组来看热闹?要不是寒冰他们拖住那位黑道老大请的几位修行之人,我们哪能那么顺利就收拾了他的私人武装力量?你们俩还真不是一般的白痴!”那位大哥继续说道。被大哥说得那两位一下子没了刚才的嚣张气焰,各自把头低下,一脸悻悻之色。突然那位开车的大哥一个急刹车,身旁的无痕也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般,一头白发无风自动,手中寒芒一闪而现,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……夜色之下,离两辆跑车很远的前方果真闪出了两道身影,借月色看,一个中年一个少年,两人浑身都是劲气满布。“天域,这就是你外公下属的国安局第六处的人,实际上他们还有一个名称就是超能六处,这可是你外公的心头肉,等下你出手可悠着点,而且你是第一次面对这些超能者,他们的能力可有别于我们修行之人,可谓千奇百怪,反而要多加小心……”“嗯,师父,天域记下了!”……又一月后,隐居某市的侠盟总部,来了两位不俗之客,声明挑战侠盟,就在由其中一人连续战败十一位侠盟护法之后,他们终于见到了侠盟盟主乔岭南…………数月后,湘西洪门,挑战者以通臂拳法力战当代门主洪拳,据说过后数天,其门主双手还是颤抖不已…………两年后,修行圈内盛传的一个名字就是――‘狂战者’!据说武林每百年就会出现一个‘狂战者’,同样是两人出现,一人挑战,不过从来没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,更没人知道他们的来历,只知道他们不断地挑战各门各派,进行武道的提升,但却从未伤人性命,有说他们只是纯粹的比武切磋,也有说他们是在酝酿一场惊天的大阴谋,一时间众说纷纭,也没有个定论。不过,在国安局,第六处的档案室里却记载着:某年某月某日,‘狂战者’挑战天道观观主玉机,历时十天,先后挑战三次,连败两场,第一场输在第一百二十七招,手中之剑震断而归,第二场,输在第两百九十七招,以剑气相博,稍逊一筹,又是弑羽而归,最后一次终于成功以指力与玉机子拼得平手,疑是少林武学金刚指……某年某月某日,‘狂战者’挑战五台山法密禅师,挑战四次,终于在最后一次以剑气削断禅师护袖,破其‘袖里乾坤’,疑是青城剑法中的一招‘神龙出渊’……某年某月某日,‘狂战者’挑战本处利刃、寒冰两组,二十分钟内完胜而去……某年某月某日,‘狂战者’挑战……

  原标题:法制日报评“中信银行泄露池子信息”:随意性消解法治权威性

原标题:是什么令一梦江湖七大门派如此头疼?玩家:黑人抬棺警告!

,,棋牌游戏网